您好,欢迎来到浙江磁性协会门户网!

企业成长过程的思考 - 协会动态 - 资讯中心
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  资讯中心   协会动态 协会动态

企业成长过程的思考

发布日期:2018年09月07日    浏览次数:779



中电元协磁性材料与器件分会理事长、

横店集团东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  

何时金

 

【编者按】中电元协磁性材料与器件分会、浙江省磁性材料行业协会于2018年8月10日至11日在广州召开了理事会,57家理事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参加了会议。会上何时金理事长作了这篇报告。何总脱口而出,如同印刻在他的脑海里。他以亲身的经历,朴实的语言,宏大的格局,介绍了东磁创业以来,学习、创新、实践、管理,最后成长发展为磁性材料行业世界第一的生动事例。望大家从中有所吸取,有所借鉴,有所启发。 (内部资料,请勿外传。)

我在讲话之前,首先要感谢原来的4390厂(注:现改制为陕西金山电器有限公司)。我们是你们那里培养出来的学生。80年代的时候,我们到4390厂去学习的,学习这个永磁铁氧体。我们去33个人,到现在已经有近40年了。今天,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“企业成长过程的思考”。

第一个思考,是我们在4390厂学习的时候,当时4390厂认识时的感觉,在我脑子里的印象是,这个厂大学生很多、知识面很广。各种专业的工程师也特别多,成系列化的。我是在软磁部培训的。这个积压磁、锌锰芯、锌磁芯、磁线路、偏转磁芯、U磁芯,种类非常多。所以,他们这方面的工程技术人员很多,都是大学生。我们去培训的人,没有一个人是上过大学的。这33个人中,最多只是高中毕业生。我是五七高中毕业的,还不是正规的高中。我们到那里去培训,根本看不懂磁性材料磁轴、磁路,这些东西很难看懂。所以这个知识面,这些大学生要强很多。虽然,我们文化不高,但学习积极性还是很高,很努力。第二个是我感觉他们的责任心很强。只要他们车间里有点什么问题,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马上就到现场解决。这种到现场解决问题的速度、责任感的氛围都非常快,非常浓厚。我感觉比我们还强,我们都还没这个状态。第三个,我认为是体制方面。4390厂是国有企业,但是,我们横店来讲,比国有企业还国有的一种体制,一种独一无二的体制。所以,从体制上来说我们也没有优势。但是,我们两家企业来比较的话,现在来说,我们东磁公司要比4390厂发展好一点。那时的4390厂,在80年代就是个超亿元的公司了,很不简单的。他们基础那么好,我们后来会比他们好一点。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状态?我老是在思考这个问题。我们的发展点在哪里?成长点在哪个地方?我苦苦思索以后,我认为东磁公司的那种创新精神要强一点。就是不懂以后会去学习,学习以后去创新。

怎么去创新?我们80年代的时候,中国的磁性材料跟日本比,或者跟其他任何国家比,包括跟台湾地区比,都是非常落后的。一个是生产效率比较落后;第二个是生产出的产品外观也不能适应国际市场的要求。当时国际市场是以产品不用倒角为主流的,它的表面光洁度特别好。第三个是产品的表面干净度也特别好。但是,如果按照我们中国厂家当时的生产工艺,是很难解决光洁度和干净度的问题,就是无法解决。
    有一次,我到了天津磁性材料厂。它是引进了日本的设备,日本的模具。制作的产品技术,也与日本差不多了。就是说,我们中国的企业也能达到这个水平。但是看了以后,它的设备是日本进口的。那时候的压机,要1500万人民币一台,一副模具要300万到500万一付。就是说,我们当时的产品卖出去,连原材料等成本加在一起,抵设备折扣都不够。这不适合中国磁性材料发展之路。但是,市场的状态又需要达到这个产品要求的程度。那我们该怎么做?谁能够把我们的产品卖到国际市场上去,与他们竞争。这就必须要做到他们同等的质量水平。质量要做到同等,成本又不行,受不了。
    后来,我召集了公司的几个模具工,专门研究这个问题,以他们的思维,按照那个机构的原理,我们能不能用适应中国的设备和工艺,来制作同等质量的产品。我就给他们出了这么一个课题,让他们分别做这个模具。做了以后,其中有一个人的模具开起来基本适应,就是说能够做出这种产品,另外两个人就不行。所以,这也是一种机会,就是叫一个人去搞的话,就搞不出名堂来,就会把这个项目“派司”掉。通过这个创新开发的实践,我们就有了适应中国设备工艺的,最有效率的产品模具工装和夹具。这个模具一出来,全国所有的磁性材料厂,都用了这个技术,没有用这个技术的工厂都倒了。包括以前我们的竞争对手,最强的几家江苏的厂。有一次,我到梅州磁性材料厂,他的老板以前是何总。我去那时他们的生产状态与我们差距非常大。他还是我们老的生产工艺,比如,生产70×32×10的产品,一个班压制300个产品,300个产品还要3个人压制,一台压机后面有一个添料,前面一个压制后,还要一个拿出去修坯。我们这个技术改进后,只要一个人压制就好了,取消了2个人,产量可以达到8000个,从300一下子提到8000。更重要的是,这个技术的应用,使原来吸水用羊毛毡,改为这个模具结构以后,只要用无纺纸来吸。它的生产效率,也就是压制速度可以自动化。羊毛毡要120元/㎡,无纺纸只要0.3元/㎡,不仅提高了效率,还大大节约成本。原来产品倒角问题解决不了,要通过修片修坯后,再用磨加工来解决,并且在产品的角落里还容易有掉角的现象。国外是不要这个产品的,因为掉角的话,这个喇叭就会哑声,这样就进不了国际市场。通过这个技术的运用,这下掉角的问题也解决了。解决了这两个问题,就改变了中国磁性材料的面貌,树立了中国磁性材料的信心和希望。
    我记得,有一次日本磁性材料行业组织了13家大公司到中国考察,他们从四川899一路过来,最后一站到东磁。在没到东磁之前,就已经写好了考察报告,结论是中国磁性材料无法与日本竞争。最后到东磁一看,那个写报告的人拉着我讲,这个报告不好写,要重新改变。他说,你们的技术是最适合中国磁性材料的设备和工艺方法的,是最有效率的方法,我们日本会很快失去竞争力。我从他们那里感觉到,我们工艺的改变,是中国磁性材料生产的革命性改变,让日本公司深深感到了危机感。所以我觉得创新很重要。这个创新,是来自于市场的动力,是市场需要解决这个问题。

当时,市场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要解决产品表面干净度的问题。我们中国磁性产品与国外产品比较,就是脏。国外的产品你就是衬衣去擦,也不会脏。我们产品经不起擦,擦就脏。这是个很大的差距。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有两个。一个是我们的磨床使用吸盘吸起来磨,吸起来我们的磁铁就会有余磁。这个余磁你在后面是很难擦干净的。第二个是我们是靠人工擦,是擦不干净的。所以,这是两个难题。我们的产品要卖到国外去,干净的问题不解决,根本是很困难的事情。这个问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,不管是车间主任会议,还是厂长会议,我都反复提出这个课题,一定要解决。当时我听说杭州磁性材料厂,它引进了国外一台双端面磨床,要200万人民币,效果很好。这个设备价格很高。当我去看了以后,这个设备也蛮简单的。我跟上海几个工程师去沟通,他们说这种设备是中国50年代出口过的产品,现在丢在垃圾堆里,已经不用了。我们把几台翻出来,进行改装,只花了18万元,就改装了几台。本来要进口的,现在改装后成为现代化的设备,被国内所有磁性材料企业应用。不用的话,那个工厂都生产不了。解决了磨的问题,然后解决擦,擦不干净是不行的。我们又把超声波清洗应用进去,产品出来就很干净了。这样,就解决了产品的两个问题。我们应用这些先进技术,产品一下子就打进了国际市场。进入国际市场,接触到日本、韩国、台湾的企业,这个眼界就不一样了,我们公司就开始飞速发展。所以,在那个阶段,东磁靠的是创新的力量,先进技术的应用,提升生产效率,得到快速成长。
    现在来讲,东磁公司曾经做过很多世界第一。比如说我们在CRT时代,就是我们做的偏转磁芯。当时世界市场四分天下,有日本的TDK和FTK,还有韩国的三禾和中国的4390厂。我们东磁后来上去了,最大产量达到4000多万个,就成为世界上最大年产量的企业。这个行业的吸盘市场就占领了。像日本韩国的企业都瘫倒了,4390厂也伤了元气。这个原来4390厂起码要生产3000多万的年产量。第二个是CRT里面的U型磁芯,我们在4390厂的时候,是他们的主力产品。这个产品我们东磁后来也达到四、五千万的年产量,也进入世界最大量的行列,成为世界第一。后来我们软磁铁氧体也进入世界最大规模,目前达到十几亿的销售。我们还有的一些新材料、新产品领域也进入世界第一。包括我们的永磁铁氧体、喇叭磁、电机磁瓦、微波炉磁体。还有我们跨行业的振动电机,新型马达电机都进入世界第一。我们生产的太阳能,太阳能转化率也进入世界第一,这个转化率最高。所以,我们在这个市场中,就是要向最高技术发展,向第一目标发展,才有生存的空间。

包括我们的金南磁性材料有限公司,也是世界第一,成都银河也做成了世界第一,那就日子好过。我们东磁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,比去年增长25%,盈利增长40%以上,这也是比较喜人的成绩。这些都是创新给我们发展带来机会。
    还有一个就是企业管理。管理理念今天我就不展开讲很多东西,就讲几个题目和概念。一个是“一点点”管理理念,“N加一”推进无人化管理,还有加上企业管理“131K”16个字考核。“一点点”理念,叫两个一点点。我们一个产品当中有两个点,一个叫关键点,一个叫敏感点。关键点,就是产品中的技术指标和其它的重要指标,涉及到安全、环保、使用功能、可靠性等等,这些是关键指标。关键指标中,哪个是客户最敏感的,这个就是敏感点。抓住关键点,做好敏感点,就是抓住产品的重中之重。“131K”,是我们对管理干部的考核。“1”是力争世界第一的目标;“3”是营业额指标、利润指标、人均利润等3项考核指标。其中,人均利润指标,是3个指标中最重要的。你的资本投入和你创造的利润,投入创出率的指标,这个是直接考核指标。“K”就是说,为了将来的可持续发展,为了公司战略性发展,又能适应市场进一步需求的,你可以提出3-5个改进的工作指标,作为今后我们考核的方向性依据。这里我讲得比较粗,没有细化,但大体意思是这样。
    作为我们磁性材料行业,作为中国人,我们要讲民族心。因为我们产业是自己的,产业做好了,自己的产品做得好,才会受到客户的尊重和信赖,才会受到世界的尊重。这个是非常重要的。所以我们要立足自己,把自己做好。现在,社会正进入高成本阶段,管理也越来越难。有位国务院的同志来调研时,我对他说,现在的应试教育,是企业最高的成本。他不赞同,我认为是这样。我们知道,企业生产的技术工人和骨干,他们的小孩在读书,要补课,要陪读,要接送,教育要花费,学校对家长的要求很多。一边要花钱,一边要花精力。这样,他花在生产工作的精力就分散了,专注度也差了很多。我们磁性材料生产是很需要专注度的。为什么日本、德国的产品质量比我们好,他们的工作专注度比我们要好。专注度不够,造成产品质量问题,也造成生产效率问题,成本就高了。我想,很多企业都有这种体会,这是需要社会呼吁的。

今天作的报告,我也没有做过多的准备,只是思考一下,就粗略地讲了。如果有不当的地方,请大家指正。谢谢大家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由谈浒明根据录音整理,如有谬误,请原谅。)